1)第68章-5_心尖宠爱[重生]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霍浔洲低低地笑:“是不是太久没做了,都让你怀疑我不行了。”

  后面两个字,他几乎是咬牙说出的,没有男人能接受这两个字。

  “没有没有!”南晚闭着眼睛胡乱喊,“是林蓝,不是我买的!”

  霍浔洲手伸到她背后,轻挑开她睡衣带子。

  手带着灼热的温度,一点一点在她背上肆虐:“那今晚你可要好好体验了,到底是谁不行。”

  南晚觉得自己好委屈。

  她都说了,不是她买的。

  霍浔洲他耳聋了吗?!

  ……

  南晚觉得好累,手都快拿不起来。

  她都说不要了,霍浔洲还在继续。

  介绍之后,她浑身酸软得不像话。

  南晚想翻个身,不理他。

  但体力彻底透支,连翻个身都难。

  霍浔洲拥住她的肩,从身后亲了亲她的脖子。

  “我带你去洗澡。”

  他很轻易就把她抱起,怀中的人晕晕沉沉的,柔顺地躺在他怀中。

  好乖好乖的模样。

  霍浔洲到底是怜惜她第一次,没要得太过。

  但他现在正是欲/望强烈的时候,又太久没碰过她,有些时候连自己都控制不住动作。

  所以洗澡的时候,看到她身上的红痕。

  霍浔洲十分懊恼。

  她皮肤白又敏感,稍微一用力就留下印迹。

  像对着一个糯糍的娃娃,他怜爱至极,动作放得最柔。

  大概是太爱了,所以连睡觉时,也紧紧抱着她,不愿离开分毫。

  但她对他有很大的吸引力,明明刚刚才做过,身体一接触到她,又不自觉地有反应。

  霍浔洲也不放手,难受就难受,反正难受了这么多年,也忍得过来。

  南晚是真的累着了,霍浔洲帮她洗澡时,她也没醒过来。

  只是半夜,忽然听到有人在喊着她的名字,身体被抱得很紧,有些难以呼吸了。

  南晚揉了揉眼睛,才发现,她和霍浔洲躺在同一张床上,他们已经结婚了呀。

  黑暗中,她看着霍浔洲的轮廓,心情也变得很好。

  她闭上眼睛,正准备睡觉,忽然听到霍浔洲的声音。

  “晚晚,不要走。”

  “我错了,不要走。”

  他声音压抑,仿佛在经历着什么极痛苦的事。

  南晚表情错愕。

  他抱得她更紧,声音嘶哑,卑微到了极点:“求求你,不要走。”

  南晚推了推他的肩膀:“霍浔洲,醒醒。”

  他没醒过来,还陷在梦魇中。

  声声都是祈求她留下。

  低到了尘埃里。

  南晚把床头灯打开。

  便看清了霍浔洲的表情,他眉头皱得死紧,脸上表情痛苦而狰狞,仿佛在经历着世间最可怕的事情。

  “霍浔洲,你做噩梦了!”她在他耳边大声喊着。

  霍浔洲忽然睁开眼,看清眼前的她,猛然伸出手抱住。

  南晚有些懵,但他抱住她的手都在微微颤抖,在她耳边喊着她的名字,像只被遗弃的小狗,那么可怜。

  南晚怜惜顿起,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:“别怕,都是梦。”

  霍浔洲似乎还有些不清醒,声音低哑:“不是梦,你离开了。”

  “我没有离开,我不是在你身边吗?”

  霍浔洲声音苦涩:“你走了,我留不下你,晚晚。”

  “每一次我都留不下你。”

  他太痛苦,南晚只觉得他抱她很紧,仿佛怕她就这样离开。

  他的头埋在她脖间。

  有什么温热湿润的东西落在她脖子上。

  她身体僵住了。

  南晚觉得事情有些不对,如果是梦的话,霍浔洲怎么还不清醒。

  他是做了什么梦,才会让他这样害怕。

  每一次……

  他是每晚都会做这样的梦吗?

  霍浔洲,他到底怎么了?

  南晚推开他,他动作不再激烈,变得很柔顺。

  她想看清他脸上的表情,他却狼狈地转过头。

  南晚心中酸涩难当:“我不是在你身边吗?你看看我。”

  霍浔洲捂住自己的眼睛,声音凄惶:“是梦吗?”

  “不是梦。”南晚拉住他的手,“你忘了吗,我们结婚了。”

  。

  请收藏:https://m.bqg555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